KLOOK泡湯補助金:台灣溫泉商品9折

“登山對於我來說,是一種信仰。”

在廣大徒步愛好者心目中,尼泊爾安娜普納山區是一個永遠繞不開的目的地。

現在歡迎來到這喜馬拉雅山脈的腹地,並請於世界盡頭重獲生命的力量。

640
尼泊爾被稱為世界徒步者的天堂,而安納普娜峰正是天堂中的璀璨明珠。

作為歷史上第一座被人類征服的8000米級山峰,安納普娜1號峰對於人類登山史具有獨一無二的意義。

安納普娜峰南側是海拔4130米的登山大本營(Annapurna Base Camp,簡稱ABC),距離博卡拉不到100公裡。

雪山深處只能通過徒步的方式到達,然而正是這種最原始的方式,才能得到大自然最真誠的饋贈。

 

第一天:從博卡拉到Tikhedhunga

640-1

早上我在博卡拉醒來,

走到旅館的陽台外向東北方一望,驚訝地看到遠處山外更遠的雪山顯露了出來,像一把利劍刺向天空。

我問旅店的小哥,ABC的行程會去到那裡嗎?

小哥英語令人著急,但是還是結結巴巴地告訴我,左邊,平的地方,你們會站在那個點看雪山。

640-2

這是第一晚住的家庭式旅館,磚木小二樓,樓上三間客房,樓下是餐廳廚房以及老板家人的住處,簡陋但是干淨整潔。

上二樓的樓梯下面是狗窩,有一條大狗橫躺在樓梯下面睡覺,絲毫不理會上上下下的客人。

屋外下著雨,細細的雨絲敲打著窗戶上的玻璃,嘩嘩的聲音從門外隨著清新的空氣湧進屋來。

 

第二天:看,雪山!

640-3

出發沒多久我們就遇到一座高得看不見邊的大山,石階陡峭得像是前一個人踩在後一個人頭上才能再上一階。

太陽剛剛升起,山谷霧氣彌漫,光線柔和,昨夜的雨把滿山的樹葉洗得翠綠可愛,登山的人們全都興致高漲。

突然,人們用各種語言喊道:“看,雪山!”

我抬頭一看,這山過去那山高,而那山頂上的天空有一小片白色的發光區域白得很不真實,

原來是一座雪山在好幾道山外俯看我們。

640-4

這一天都在山谷中爬升,雪山在山谷外時隱時現,就像是一個靠在幼兒園外牆上的大人在探頭看孩子們玩耍。

尼泊爾的國花杜鵑,漫山遍野地燦爛著。

 

第三天:普恩山上流連忘返

640-5

早晨5點鐘我們就爬起身來,啟程到Ghorepani附近的普恩山去看日出。

日出之前,世界都在沉睡。從普恩山往北看去,從我們站的位置到道拉吉裡峰之間是一條藍色的深淵,

道拉吉裡峰如同臥著的獅子一般巍然不動,黎明前的夜空給她鋪上了一層藍色的神秘色彩。

640-6

道拉吉裡峰蘇醒過來,天地之間再無其他的事物可以站在這裡與之爭雄。

我們啟程一路向東出發,先爬上了一座大山升到海拔3400米的地方,

然後沿著一個陡峭的山谷降到了海拔2500米,在日落之前來到了Tarapani。

640-7

這是一個行程中關鍵的中轉點,如果行走普恩山小環線,那麼這一站將是最靠近安娜普納山的地方,

此後的路線將轉向南,返回博卡拉。

最靠近安娜普納山的地方自然不會虧待她的游客,這裡的星空、日出都很漂亮。

 

第四天:從山坡到河谷

640-8

我們繼續向東出發,在布滿梯田的山坡上快速下降到河谷,然後再爬上另一道山坡,

走過Chhomrong之後在雨中又一次快速下降到河谷,然後奮力爬到了海拔3200米的Sinuwa。

通常旅行者們認為,第四天是全程最辛苦的一日,因為全天的海拔升降總計超過了2500米,

而且兩道河谷前後的路都非常陡峭,爬起來異常吃力。

這一天,我們將要進入安娜普納山脈和魚尾峰山脈之間的山谷。

 

第五天:走到和雪線相平的地方

640-10

這一天我們沿著山谷上行,氣溫越來越低,離雪線越來越近,最終走到了平行的地方。

向導帶我們去了一家叫做香格裡拉的旅館,卻被告知已經客滿。

向導和店家討論後決定讓我們睡向導和背夫們平時睡的通鋪。

第二天我才想到:我們睡了背夫的地方,背夫去睡哪兒了呢?嚮導說:“Somewhere else, under the roof.”

我突然感覺很內疚,因為早上是被凍醒的,如果走風漏氣的餐廳都這麼冷的話,

那麼那個Somewhere else一定更加不好受。這件事讓我覺得,尼泊爾人都是很好的人。

 

第六天:太陽從魚尾峰背後升起

640-9

這一天我們從海拔3200米的Deurali早早出發,先去海拔3700米的魚尾峰大本營,然後去4100米的ABC。

早晨6點我們就踏上了旅途,早晨的山谷危機四伏,氣溫還沒有升起到零度以上,

而我們需要多次穿越從雪山上流下來的大河Modi,有的時候不得不踩著河裡的石頭過河。

而這些石頭在寒冷的清晨都會覆蓋著一層看不出來但是光滑無比的薄冰,

如果不慎踩上去滑倒到冰冷的河水裡,後果是災難性的。

640-11

我們到達ABC大本營之後20分鐘,下起了大雪。夜晚,當我再次睜眼,我看到了滿天星斗。

640-12

後記:在群山中重生

在ABC的餐廳,我注意到餐廳的牆上貼著一張悼詞一樣的東西。

一位叫做Anatoli Boukreev的俄羅斯登山家在1996年嘗試在安納普娜南側開辟一條新的路線時不幸遇到雪崩身亡。

悼詞中深情地懷念了他高尚的為人和友善的性格,還引用了一些他的話作為紀念。

“登山對我來說,是一種信仰。”登山家這樣說道,“我在群山中贊美造物主,我在群山中重生。”

我不禁想到《歸墟》裡面的話:“人生一世,有的人想死在床上,有的人想死在戰場上,有的人則不在乎死在哪裡,

只想死在心所極處、目所窮處、山之絕頂、滄海盡頭。”

登山是一個寂寞又艱苦的過程,在人世孤絕處,迸發出天地最原始的力量感。

 

by Klook

Facebook Comments

加入IG美照看不完:追蹤我

YouTube最新影片不漏接:追蹤我

臉書按讚最新優惠即時通知:追蹤我


關於客路

KLOOK客路是亞太最大旅遊體驗預訂平台,提供亞太城市熱門及獨特體驗預訂服務,包括:當地交通/通訊、景點門票、一日行程、獨特體驗、美食饗宴。KLOOK客路BLOG則提供最貼心的旅遊資訊,與您分享各種旅行體驗,一同探索世界!

KLOOK客路每天與你分享最新旅遊資訊和優惠

追蹤KLOOK客路Instagram
訂閱KLOOK客路YouTube
加入KLOOK客路LINE


Klook.com Klook.com